此心如何住

须菩提讲得很坦然,替大家发问“云何应住?”这个心念应该如何停住在清净、至善那个境界上?“云何降伏其心?”心里乱七八糟,烦恼妄想怎么能降伏下去?古今中外,凡是讲修养、学圣人、学佛,碰到的都是这个问题。“云何应住”这个心住不下去:如果念佛嘛!永远念阿弥陀佛做不到,不能住在这个念上,一边念阿弥陀佛,一边心里想明天要做什么,哎呀,阿弥陀佛,老王还欠我十块钱没有收回来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这怎么办……心住不下去!你 祷告上帝,上帝也不理你啊,你还是一样的,坏念头还是起啊!菩萨也帮不了忙。此心如何住,如何降伏其心,这许多的烦恼妄想,如何降伏下去?这是个大问题。

《金刚经》一开头,像我们这个照相机一样,什么灰尘都照出来,干脆利落,一点都不神秘。不管学哪一宗哪一派,第一个碰到的就是这个“云何应住”的问题,就是用什么办法使此心能够住下来。“云何降伏其心”,有什么办法,使这个心的烦恼妄想降伏得下去!这问题问得很严重。

我们年轻的时候,经常有个感慨,读《金刚经》,读到这两句,千古高人,同声一叹!这个问题太难了。一个英雄可以征服天下,没有办法征服自己这个心念;一个英雄可以统治全世界,没有办法 “降伏其心”。自己心念降伏不了,此乃圣人之难成,道之难得也!你说学法,学各种法,天法学来都没有用!法归法,烦恼归烦恼。念咒子吗?烦恼比你咒子还厉害,你咒它,它咒你,这个烦恼真是不可收拾,就有那么厉害。所以“云何应住,云何降伏其心”,这个问题问得非常之好。

“佛言。善哉善哉。须菩提。如汝所说。如来善护念诸菩萨。善付嘱诸菩萨。汝今谛听。当为汝说。”

佛听了须菩提的问题,他眼睛又张开了,这个问题问得好,一拳就打到中心来了。善哉!善哉!就是间得好极了:佛说:“须菩提,如汝所说,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,汝今谛听,当为汝说。”看佛经应该像看剧本一样的看,才能进人经典的实况,才会有心得。我说把佛经当剧本看,不是不恭敬,你不进人这个情况,经典是经典,你是你,没有用。

现在,假设我们当时跟须菩提跪在一起,佛说:好,好,须菩提,照你刚才问的问题,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,是不是?须菩提说:是。释迎牟尼佛说:“汝今谛听”,你现在注意啊!好好听。“谛”是仔细、小b,也有一点意思是你要小心注意,我要答复你了。“当为汝说”,你问的问题太好了,我应当给你讲。这时须菩提还跪在那里。

“善男子。善女人。发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应如是住。如是降伏其心。唯然。世尊。愿乐欲闻。”

佛说:善男子,善女人,如果有一个人,发求无上大道的心,应该这样把心住下来,应该这样把心降伏下去。

说完这一句话,他老人家又闭起眼睛来了。须菩提大概等了半天,抬头一看,“唯然。世尊”,经文中说“唯”就是答应,“然”就是好。我准备好好的听,世尊啊,“愿乐欲闻”,我高兴极了,正等着听呢!他跪在那里瞎等,佛却没有说下文了。大家看这个剧本写得 好不好?经典是好剧本,我们在座也有写剧本的高手,而写这个剧本的才是真高手呢!文字都很明白,是不是这样讲?没有错吧?

现在我们再回过来看佛说的这句话,善哉!善哉!你问得好啊,须菩提,照你刚才说的,佛要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,是不是?须菩提说:是啊!我是问的这个。他说你仔细听着,我讲给你听,当你有求道的心,一念在求道的时候,就是这样住了,就是这样,这个妄念已经卜去r,就好了,就是这样嘛!

假设我来讲的话,我当然不是佛啦!不过我来讲的话,不是那么讲。如果我当演员,演这个释迎牟尼佛,这个时候不是慈悲的,不是眼睛闭下来,眉毛挂下来,慢慢说:“善哉!善哉!阿弥陀佛!”不是这样。我会说:“你听着啊!你注意,你问的这个问题,当你要求道的这一念发起来的时候”,说时一边就瞪住他。

半天,须菩提也不懂,傻里瓜叽的:佛啊,我在这里听啊!换句话说,你没有答复我呀!

实际上,这个时候,心就是住了,就降伏了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